汉语译文由美帝国的毛泽东思想国际主义运动(MIM)安排,2002年1月13日

2001-01-12

问:又是一个伪“公产”党? 答:不,是俄罗斯无产阶级与被压迫民族的先锋!

By | 2015-07-01

俄罗斯政治舞台的那一部分放肆地自封为共产主义者——花不棱登的极权主义派、朋客 聚会、疯子的会议——使我想起古代犹太人的卡巴拉(犹太教拉比用来解释《圣经》的 一种用希伯来语字母的分布的神秘方法——译者按)与Umberto Eco(当代意大利符号 学家——译者按)的现代派后期哲学漫谈。有俄罗斯联盟共产党(CPRF)、俄罗斯共产 主义劳动党(RCWP)、俄罗斯共产主义者共产党(RPC)、地区共产主义者共产党(另 一种RPC)、全体联盟布尔什维克共产党(AUCPB)、全体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 (AUCP(b))、联盟共产党(CPU)、苏联共产党(CPSU)、苏联共产党(列宁主义斯 大林主义)(CPSU(l-s)),还有俄罗斯共产党—苏联共产党(RCP-CPSU)…。另外 有俄罗斯共青团(RYCL)、革命共青团(RYCL(b))、列宁主义共产主义劳动者青年 团(LCWLY)、共产主义青年团体(UCY)、以及全体联盟列宁主义共青团(AULYCL)。 这些人好像以为,只要把几个神圣的字母混合几下,一旦卡巴拉符号R(俄罗斯)、C (共产主义)、P(党)的正确排列会出来,一个光荣的无产阶级革命会自然发生,而 “生活会入一个黄金时代”。

这么多妖魔鬼怪来自何方?他们有何差别,何共同之处?很简单:就象这些苏联后期共 产主义团体的名字都是一小撮俄文字母的不同的排列,它们的思想、政治原则同样也是 从一小撮谣言与意见混合出来的。它们的思想只是对列宁主义很浅薄的理解——摘自 《马列主义一览》的若干方式与成语化为魔术的咒语(“生…产…力…与…生…产… 关…系…的…辩…证…法”,好比“南…无…阿…弥…陀…佛”)。他们为宽阔的土地 与超级大国保持又死硬又不合理的爱情:为军队、海军、内政部、军事情报局。反犹太 主义。斯大林主义(马克思曾说过:“如果这些人是马克思主义者,我则不是。”如果 这些人是斯大林主义者……。)反斯大林主义——尼基塔·塞尔盖耶维奇同志与第二十 全党大会的遗产。再加两三种成分——反斯大林主义以及军队与海军——则有俄罗斯共 产主义者共产党了。多给你几个例子:傻帽们对于列宁主义的理解加上反犹太主义就得 俄罗斯共产主义劳动党。用一与一之比将所有的成分混合在一齐,就得俄罗斯共产党— 苏联共产党。东挑西选,任意搅拌,正如做鸡尾酒:自由古巴、螺丝刀、坦基拉日出 (三种鸡尾酒名——译者按)。

同时俄罗斯有真正的无产阶级为两个主人工作:一则国家资本主义者,二则西方资本主 义者,而国家资本主义者在半殖民主义制度下依赖西方资本主义者。还有农民。还有劳 动知识分子。还有学生。还有被压迫民族,而克里姆林的“真正的俄罗斯人”受着来自 祖伯夫大街 1 的现代派后期审美家的影响而对这些被压迫民族只用一种语 言——种族灭绝的语言——讲话。我们国家的民族大众都在默默不语地痛苦挣扎。根本 没有任何党派能够说明他们义愤的潜力而向残忍的制度抗议。苏联后期的共产分子只会 做鸡尾酒而已。“左倾激进分子”(Cohn-Bendit同志今天就会纵在九泉也不得安宁, 如果他早一点死去而不变成如今那个丑陋的资产阶级走狗)以被指控恐怖行动而坐牢为 光荣的乐子,其它政治与公共的组织就堆起来,象《圣经》没有建成的通天塔似的,我 们又悲惨又宽敞的俄罗斯的土地上发展中的法西斯政府的“政权的竖立机构”。

事情就如此。我们的组织俄罗斯毛泽东思想党在这些情况中诞生了。如今是个小组织, 而很不幸我们的工作多半是在网上与书刊上的,而非在政治舞台上。坚持马克思列宁主 义,辩护斯大林与斯大林时代的苏联,把自己叫做共产主义的组织,企图为俄罗斯提供 文化大革命、黑豹党、康生、姚文元、休伊·牛顿(黑豹党的领袖之一——译者按)等 “外国产的果实”。

又是另一个(第十四个?第十五个?)苏联后期的共产主义会议吗?是网上的巨大笑话 吗?挑衅?精神病院?这就是《俄罗斯期刊》与SMI.RU 2的资产阶级政治分 析家、“左派”的“同志”以及好奇的旁观者的问题。

当然,能够提供最后正式的答案只有一个“专家”——那就是人民大众,唯一被我们认 为我们活动的审判者与批评家。但是我们自己也不认为事情那么糟。从我们的观点(当 然是主观的观点)来看,俄罗斯毛泽东思想党的出现是合理又必要的事情,也可以说是 历史上大有意义的事情(哈哈)。正如毛泽东生活中最后一次中国共产党宪法说:“路 虽然弯曲,未来也光明”(从英文译回成中文——译者按)。

在很大程度上,这是由于我们国家的特征与在第二十世纪历史的位置。在短短的四十来 年的期间,俄罗斯与其它过去苏联的国家的土地变成了这个世纪(甚至人类历史上)最 光明的事情之一以及最恶的悲剧之一的地点。于1917年,沙皇下的俄罗斯工农是世界历 史上首先打倒剥削而为一个没有不平等、战争、专政的世界铺平了道路的阶级。列宁、 斯大林领导下的苏联沿着社会主义大道走了三十余年,虽然当时有多少错误、罪行。数 百万没有任何权利的被压迫者得到了粮食与从前没有的文化、知识,又得到了生活目的 与自尊心。纽卡斯尔的矿工、阿拉巴马的佃户、伊朗的回族民兵组织的造反者、加尔格 答的激进学生、萨特、乔埃斯都怀着希望与志气而盼望苏联。

斯大林逝世后,国家被战争消弱,过去政府的多种罪恶在战争中冒出来了。党官僚夺取 了政权。他们很快把一切社会主义成就倒退了而把苏联放在资本主义道路上。一个巨大 魔鬼诞生了: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时代的“Sovok” 3,一个社会帝国主义 的极权主义制度。一切政权与财权集中在很快变成着世袭等级的党官僚的手中。人民不 享受基本人权。宣传减少了他们批判性思想的能力。他们在“福利共产主义”制度下被 收买而贪污了。工人起义被坦克攻破了。不与政府同意的人(无论是左派右派)就经常 被送去集中营与精神病院。政府就是大帝国。它与兄弟美帝国为世界大警察的“光荣” 位置而竞争,而只因为它比较贫穷而从科技方面落后才没得到那个位置。是一个充满军 事主义、国家崇拜、沙文主义、反犹太主义的国家,一个极为保守、不提供机会给活泼 的创造者的社会,因此就是一个陷入悲观、绝望的社会。

最恶的是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时代的社会帝国主义仍然存在。原因为勃烈日涅夫的高 级党官僚还是我们社会的统治阶级,虽然这些人现在有新的名称、号召新的口号。我们 的经济制度虽然有“西方”的表面,可是与勃烈日涅夫晚期的经济制度差别并不大。过 去“Sovok”的腐败文化同我们的血肉混合,甚至现在西方有关“人权”、“文明社 会”的“政治方面正确”的口号已不是邪恶的而是进步的选择。最后,所谓“左倾”的 反对者的眼界与实践事实上只是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时代宣传机构强加于我们的观点 的破碎小块(以及当代“共产主义”领袖的个人精神分裂症)。

就因此一举,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如今为俄罗斯是必要的。首先于五十年代 发现苏联的歪路、正确地预言了它发展的过程的人就是毛泽东与中国共产党。毛泽东研 究了资本主义复辟的可能性而表示了复辟的来源是执政的共产党内的资产阶级分子。毛 泽东思想论党一走向资本主义道路人民群众推翻之的权利与责任。毛泽东思想说上层建 筑——政治、文化、语言——与经济基础一样也是社会发展的条件。毛泽东思想承认全 面解放的必要,社会生活各个领域中的革命的必要——从经济直到性关系。

毛泽东思想所给我们的工具让我们说明俄罗斯如何来到了现状,又指前进的方向。这个 事情重要,不只因为它为我们国家大多数人的利益服务,而且为我们民族自尊心,因为 我们在第二十世纪里又把伟大的希望给全世界,又让全世界苦苦地失望了。

因此无论听起来多么傲慢,我们把自己当作俄罗斯无产阶级与其它被压迫民族的斗争的 先锋。先锋就是不以人们的主观意识为转移的完全客观的现象。先锋是一个社会中在某 一个时期维持最先进的、从科学方面最正确的思想的人的集体。无论他们人多少,他们 强弱,他们知否他们是先锋,他们就是先锋。只要他们坚持正确的思想路线而以之工 作,他们则一定会胜利,广大群众也会站在他们方面。

作为有纪律的共产主义先锋党,我们的目的是在俄罗斯指挥第二次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 命。可是由于赫鲁晓夫派、勃列日涅夫派的修正主义与其接班人对于国家经济、基础结 构、而特别于人民意识与自力更生、主动组织的能力所造成的伤害,我们的战略任务在 这个阶段还算是遥远的事。我们为当代俄罗斯的两个主要战术目的为:

一、保卫资产阶级民主主义与“文明社会”的机构在一个愈来愈独裁的政府的情况中: 言论自由、出版自由、聚会、示威、罢工、以及对于社会起义、非政治组织、独立工 会、组织团体、人权委员会等等。虽然统治阶级正式地宣扬民主权利,他们不维持他们 自己的话语。因此我们不仅为保卫现有的权利自由而斗争,而为把权力自由扩大而斗 争。我们要求义务兵役的撤销、群众的 大型军事化、大麻与其它不严重的毒品的合法化、安死术的自由、堕胎的合法化、性交 方面少数派(即同性恋者、不做性交者、改变性别者等等——译者按)的全面自由(包 括同性恋结婚的权利)等等。在这些点子上,我们与极激进的民主派同意,即革命联络 组织、民主联盟、反军事主义激进组织。不过我们对于他们的优点是:一、我们不把民 主权利和自由与私有财产和崇拜美国连在一齐;二、我们不以这些权利、自由为绝对的 自由。对我们来说,这些要求是反法西斯专政威胁的斗争里用的一种武器。它们是消弱 反人民反民主的资产阶级政府的一个办法。只有社会主义社会里才能有真正的民主。

二、支持俄罗斯各个人民为民族自决权的斗争。就象车臣战争为普京总统竞选的主要对 外行动,“大俄罗斯”沙文主义话语、实践也是支撑现代政府的栋梁,也是它的主要缺 点之一。我们与伊赤克利亚(Ichkeria)人民的正义独立战争团结一致,我们支持鞑靼 斯坦、图瓦等地区,以及犹太人、库尔德人等征求民族、文化自治权的民族。可是我们 对于地区民族主义者(包括革命民族主义者)的优点是我们不盲目崇拜“民族志气”、 “血与土地”等事情,我们也不保持宗教的幻想。我们知道,每个自然现象就是阶级现 象的后果。正如在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自由的案子上,我们说,只有社会主义社会才能有 真正的民族自决权。

这是我们对于我们路线与我们今天在俄罗斯的位置的若干想法。因此我们主张我党的出 现是必要的事情。我们欢迎群众,我们的教师,来批评而校正这个路线。可是在基本的 原则上,俄罗斯毛泽东思想党知道我们的目的是正义的,我们一定要胜利!

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万岁!

Notes:

  1. “有效政策组织”(FEP)所居住的莫斯科一条路。戈列布·帕夫洛夫斯基所领导 的FEP是为普京政府工作的最大的政治顾问公司。FEP拥有俄罗斯网际网路的一大部分而 以“极现代”的媒体高科技为骄傲。它有现在于俄罗斯流行的最臭的沙文主义、独裁主 义、“自由市场”宣传的责任。
  2. FEP(参见注意1)两个网上杂志。《俄罗斯期刊》比较 “艺术性”、现代派后期的感觉。SMI.RU简直是政治宣传。两 个都曾出版了有关俄罗斯毛泽东思想党的长文章。
  3. 修正主义苏联的贬义名称,意义如“臭苏联”。

发表评论